一些台灣的事情,美國人發現很有意思

我覺得住在台灣是很有意思的經驗。因為我是美國人,比台灣人讓我從別的眼睛看見台灣。下面我寫了一些台灣的事情美國人發現很有意思還是奇怪。

在台灣點菜

大家必須吃飯,所以我剛到台灣的時候,第一件事得學會是點菜。因為我說中文說得不太好,我當然知道比美國點菜真難,但是很快發現點菜不只用說話,也常必須會讀漢字。很多台灣的小餐廳用一張紙寫你要吃。然後服務人把東西放在桌上要勾每個菜。也許因為這是習慣了,在別的比較花餐廳也常先給客人買單再放了菜。這個節目有一個法國人說明了先接受買單,對他感覺像小偷。雖然我們都是西方的人,可是我不同意。我想這個事情是情比較高效。

台灣有沒有酒吧?

當然台灣有酒吧,可是跟美國比起來,台灣的比較少。其實我覺得台灣喝酒的文化很有意思。如果兩位美國人要見面,他們常要去酒吧喝酒。他們喝得不太多酒,只有夠的感覺輕省一點。在美國酒吧一定是見面的地點。還有酒吧的環境很重要。我在台灣去過一些茶館,就像美國酒吧的環境一樣。我說的不是老傳統的茶館,是珍珠奶茶館。除了喝茶,客人還有吸煙和打牌。我感覺如果我在台北要喝一杯啤酒,必須去夜店還7-11。跟台北7-11的很多地點比起來,美國酒吧的地點一樣。也許我們喝太多酒!哈哈。 

台灣的7-11 

美國也有7-11,可是在臺灣像別的商店。每家又比較乾淨又方便。雖然7-11沒有非常好吃的菜,我想還相當健康。在美國如果我必須趕快吃,就該吃漢堡跟薯條。有時候我在臺灣很晚回家,然後7-11讓我選一些水果或鮪魚飯三角。

其實我愛7-11, 下次我要寫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