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將來工作的計劃

為了工作,我將來要做什麼?嗯,我還不知道。Eling跟我就要回國了,所以我應該開始考慮。我覺得要做什麼工作有兩個論點。首先回國以後我們在哪裡會住,其次什麼都我可以選的話,我要做什麼?

Eling跟我在哪裡會住的情形比較容易說明。為了畢業,她必須實習,不過不是簡單的實習。用英文,這種實習我們叫「accredited internship」,我最好的翻譯是正式的實習。以便接受一個實習Eling得寫她最喜歡六個實習左右,然後這種實習也會寫它們最喜歡的學生。最後一個電腦軟體會撮合(cuōhe)學生跟實習。Eling還沒寫她的單字,不過可能她的單字上有加州,紐約,佛羅里達什麼的。連美國的中部都也許搬到。我不知道在哪裡會住的話,怎麼找工作?

不但我的工作計劃跟我們會住有關,而且我自己得發現對哪一種公司有興趣。我本來為了保護環境的公司要工作,但是美國新的總統怕我。當然他對很多公司有影響。比方說我對太陽能有興趣,可是我們的新總統說他就要取消(qǔxiāo)了巴黎國際環境合同。如果他取消了,可能很多太陽能公司會賠(péi)錢。我畢業以後想為了比較安全的公司工作。我目前也有一點捨不得台灣,還有我還覺得亞洲企業越來越重要。雖然Eling跟我一定要回美國,但是我可以找一個跟亞洲有關的工作。我希望這個方法可以讓我有時候回來亞洲。我也覺得我說中文說得不夠流利,所以我還想充實我的能力。

誰都知道有些亞洲太陽能的公司會讓我住在紐約嗎?

我媽媽來亞洲一趟

我媽媽這個禮拜在台灣住。這趟旅行是她的第一次來亞洲。她先去過大陸,再到台灣來。她在松山機場一看到我,就放心。對他來說,大陸是勞碌(láolù)的地方。她除了天天都觀光,還整天跟她的旅行團留在一起。她自己沒有空。話說回來,為了她到得了大 陸,她必須參加旅行團,沒有另外選擇。透過參加旅行團,我媽媽看到很多大陸城市:北京,上海,成都,西安,什麼的。連西藏,她也去了。有人覺得只有在外國花好久,才真了解地方文化。

說到參觀很多城市,當然我媽媽也到台北來。去了大陸以後,她先要休息一下,所以我讓她經驗台灣輕鬆的氣氛。雖然台北其實不太輕鬆,但是跟大陸比起來,在台北要做什麼都比較方便。到現在我們已經參觀了很多有名的地點,而且吃了很多傳統菜。我覺得她在壽司導覽最喜歡吃。雖然我媽媽吃不到生魚(其實她只是非常不喜歡),但是她發現吃的做法很好玩。我媽媽快要離開台灣。可能她不要來再一次,也可能她將來會有一半台灣人的孫子,所以我,Eling,和她一起經驗這個地方,我很感謝。

使用手機

現今大家買有很多功能的手機。只要手機,就可以上網。現代手機有很多好處。比方說,我發現為了學中文,使用手機讓我學得很多時間。如果我有空五分鐘,就可以把手機拿出來念生詞。有些應用幫助我念生詞,另外的讓我聽中文博客。一直手機不是才一部電話。一直手機可以把網路放在你的口袋裡。

大家有手機前,我們還常常上網。為什麼口袋裡有手機後,我們變成網蟲(wángchǒng)? 我們應該想一想什麼都做得這麼便利有什麼問題。也許如果我有空五分鐘,我應該把手機留在口袋裡。透過我自己的反思(fǎnsī),我可以覺得比較安靜。要是反思替念中文,我就學中文學得怎麼樣?其實可能我會變成更好的學生。只有重點念書,才說得流利。

Spot: 我們新最喜歡的美式餐廳

Corrected Version Below:

Eling跟我最近發現了一家在我們家附近的餐廳。這家有美式菜,所以讓我們想起在美國吃飯的經驗。這家的菜不太油膩。當然菜單上也有漢堡和薯條,可是這種菜不是這家餐廳的特色。我有時候覺得外國人覺得美國人只吃速食。其實現代美國人越來越少在麥當勞吃。為了營養,我們常常考慮有對身體更健康菜的餐廳。

雖然這家餐廳沒有特別健康的菜,但是有真正美式的菜。這種菜叫“新美式“或者用英文“New American Syle." 新美式有一點難說明。比方說這一週末為了早餐eling跟我吃了酪梨烤麵包,煎餅,和蛋沙拉跟培根烤麵包。酪梨烤麵包上有很多生菜,所以你一定會知道這家是美式!如果妳想去嚐嚐,這家餐廳的名字是Spot。


Original Version Below:

Eling跟我最近發現了一家在我門家附近的餐廳。這家有美式菜,所以讓我們記得在美國吃的經驗。這家的菜不太油膩。當然菜單還有漢堡和薯條,可是這種菜不是這家餐廳特色的。我有時候覺得國際的人覺得美國人只吃速食。其實現代美國人在麥當勞越來越少吃。為了營養,我們常常考慮餐廳有對身體更健康的菜。

雖然這家餐廳沒有特別健康的菜,但是有真美式的。這種菜叫“新美式“或者用英文“New American Syle." 新美式有一點難說明。比方說這一週末為了早餐eling跟我吃了酪梨烤麵包,煎餅,和蛋沙拉跟培根烤麵包。酪梨烤麵包上有很多生菜,所以你一定知道這家是美式!如果妳自己想去試試,這家餐廳的名字是Spot。

 
 

我們去墾丁玩了

上個禮拜我,eling,和我們從美國的朋友到墾丁去玩了一趟。雖然天氣不好,這幾天還很好玩的時間。第一天我們一到墾丁,就租了摩托車。我們發現下幾天會下雨,所以直接去沙灘上曬太陽。我們又休息又游泳,然後去民宿把身體洗一洗。那個晚上雨開始下,不過我們還要去夜市逛逛。

我們在墾丁夜市的附近看見賣泰國菜的餐廳。泰國菜看起來好吃,所以我們選了那家走進去。餐廳裡有唱著歌的女人,所以我們喝啤酒聽一下。我熱的天喝著冷啤酒,才感覺放假。我們吃晚飯完了,後來唱歌的女人請我們加入她。那個泰國餐廳改變卡拉OK。一首歌,我門都唱了一次。我們本來打算吃完了,就去外面逛逛多,後來餐廳裡好玩的不要離開。大家唱歌完,才離開了。

第二天我們決定騎摩托車到處逛逛。除了雨下得不小,風也颳得很大。我們騎墾丁的主要街騎了一遍,然後騎到墾丁的山去。墾丁的風景是非常漂亮。其實我覺得雨對風景更漂亮。

我們花了在一個晚上,後來回去台北。去高鐵站的司機是很和氣的。他替我們買了一些芒果,而且對我們說那個芒果是當地的。他也教會我們怎麼用檳榔。他說的,我都沒聽懂,可是還想試試。我嚼了嚼一口,覺得有一點奇怪。除了我第一次嚼了,這是也我的最不喜歡墾丁的經驗。我一定沒愛上檳榔,但是墾丁是真值得去的地方。

在台灣不好的經驗

在台灣,我大部分的時間有非常好的經驗了。這個星期老師問我寫關於不好的經驗,我就必須想一想。當然外國人都有好幾同意的故事。比方說我剛到台灣以後,點菜很難。我沒想到為了點菜我得用一張小菜單。

再比如是台灣天氣熱的停不了出汗。一天為了企業課的演講,我得穿西服。我記得下課以後我跟同學決定喝一罐台啤。我的學校附近沒有那麼多正式酒吧,所以我們常常在便利商店外面站著喝酒。我一開始在外面站,就出汗了!這個情形的時候一個男人有兩個決定。他可以脫外套或者穿更多衣服(my meaning here is to "button up" the jacket and try to hide the sweat)。我已經出汗了,所以我選了第二個選項(xuǎnxiàng)。然後我回家了看到自己樣子。我出汗多的我的襯衫像別的顏色的。

 
 

參觀千島湖的推薦

Corrected version below:

兩個禮拜以前Eling跟我去千島湖。那裡是非常漂亮的地方。從東區到千島湖差不多得騎一個小時。我們騎了塑膠車到那裡去。如果你不喜歡騎機車,我不建議你去。雖然千島湖的風景非常美麗,但是那裡的交通不太方便。參觀千島湖的趣味是一半看風景一半騎塑膠車。當然你有自己的車,就可以去看看。不過可能你的車,停不了。。。

去千島湖不是只有看風景的經驗。你在那裡的時候,可以順便爬山。因為去那裡的人很少,爬山很好玩。我建議你先爬山,然後再去風景區。你騎了一個小時以後,一定要去走一走。然後你在看風景的時候可以喝茶和別的人說話。這個方法讓你感覺更輕鬆。最後我建議帶自己的食物。千島湖不像台北的。沒有便利商店,沒有很多餐廳。有名的風景區裡有一家茶館,不過這家只有零食。


Original version below:

兩個禮拜以前Eling跟我去千島湖。那裡是非常漂亮的地方。從東區到千島湖差不多得騎一個小時。對啊!我們騎了塑膠車到那裡去。如果你不喜歡騎塑膠車,我不建議你去。雖然千島湖的風景非常美麗,但是那裡的交通不太方便。參觀千島湖的趣味是一半看風景一半騎塑膠車。當然你有自己的車,就可以去看看。不過可能你的車,停不了。。。

去千島湖不是才看風景的經驗。你在那裡的時候,可以順便爬山。因為去那裡的人很少,爬山很好玩。我建議你先爬山,然後再去風景區。你騎了一個小時以後,一定要去走一走。然後你在看風景的時候可以喝茶和別的人說話。這個方法讓你有輕輕鬆鬆的情形。最後我建議帶自己的食品。千島湖不像台北的。沒有便利商店,沒有很多餐廳。有名的風景區有一家茶館,不過這家只有小吃。

我自己做的特色菜

Corrected version below

可能別人以為我不會做飯,但是我念大學的時候在一些餐廳打工,其實我做飯做得不錯。大部分的時間我不喜歡看食譜做飯。 我比較喜歡用心做菜。我廚房裡有什麼,就做什麼。

不過,如果我必須選一個特色菜說明,就選鮪魚tacos. 這些tacos做起來不太難。這個菜有兩個很重要的材料。當然第一個是鮪魚,還有第二個是大白菜沙拉。為了做大白菜沙拉,得先把生大白菜絲放進鍋裡,再加入油跟醋和墨西哥調味料拌一拌。準備好大白菜以後,再煮鮪魚。為了做出好吃的鮪魚,我建議把魚放上熱熱的盤子,這樣子魚的外面比較快煮。盤子裡只需要一點油和鹽。鮪魚應該很快就煮熟了,要是中間還有一點生,就會很好吃。鮪魚中間應該像生魚片一樣。

鮪魚煮完了以後,我把魚切成塊。然後先把鮪魚放到taco皮中間,再把大白菜沙拉放在鮪魚上。最後我把一些酪梨塊放在上面。這個菜又容易做又很好吃!


Original version below

可能別人以為我不能做飯,但是我念大學的時候在一些餐廳打工,其實我做飯做的不錯。大部分的時間我不喜歡調製(tiáozhì)。 我比較喜歡用心裡做菜。我看到廚房裡有什麼材料,然後用我有的做。

不過,如果我必須選一個特色菜說明,就選鮪魚tacos. 這些tacos做起來不太難。這個菜有兩個很重要的材料。當然第一個是鮪魚,還有第二個是大白菜沙拉。為了大白菜沙拉先把生大白菜條放進鍋裡,再加油和醋和墨西哥未料拌一拌。準備好大白菜以後,我煮鮪魚。為了好吃的鮪魚,我推薦把魚放進去熱熱的盤子。盤子裡只需要一點油和鹽。鮪魚應該很快煮了,要是中間還生,就好吃。

鮪魚煮完了以後,我把魚切成塊。然後我先把鮪魚放進taco皮,再把大白菜沙拉放在鮪魚上。最後我把一些塊酪梨放在上面。這個菜又容易做又很好吃!

 
 

U.S.A. Trash Rules vs. Taiwan's(美國的垃圾規定比台灣的)

因為我搬到臺北以前在回收公司工作,所以我了解了解回收規定。其實我搬家以前已經從報上讀這麼多文章(wénzhāng)。 比如,這裡這裡,和這裡。比美國,台灣回收的規定有很多區別。

一邊,台灣的回收比較複雜。為了回收公司的過程(guòchéng)比較容易,台灣人得做垃圾分類。他們把垃圾拿路上的時候帶著很多袋子。美國人常常可以把垃圾和回收資源放在一個袋子。對了,為什麼台灣人把垃圾拿出去路上?那是第二個區別。在台灣,垃圾車一定的時間一定的地點來了。它來了,就附近的人丟垃圾進去。我想知道在台灣的鄉下,丟垃圾的情形是不是一樣?在美國,我們不用記得垃圾車來了的時間。我們只有得記得對的天,所以垃圾車來,晚上以前可以把垃圾放在外面。然後垃圾車的人自己把垃圾放在垃圾車裡。

除了紙,塑膠,一些種金屬(jīnshǔ),台灣還回收食物(shíwù)垃圾。為了保護環境,這是更進步的規定。美國只有一些城市剛開始收食物垃圾,現在不太受歡迎了。可見每座城市的美國有自己垃圾的規定。台灣垃圾的規定雖複雜,但是全國家是一樣的。

最後我雖然住在臺北,可是我公寓的回收過程好像美國。一些事沒變。

Waiting for the Garbage Truck (正在等垃圾車)

更新版下面:

台灣人常常得在外面等垃圾車來。對這個情形,我下面寫了小小的對話。

我:你好!最近怎麼樣?

鄰居(Línjū):嗨! 最近真的很忙,除了剛開始新工作,我下個週末還打算去日本看家人。

我:聽起來很好玩!我還沒去過日本。嘿,你有沒有聽說台灣在測試(cèshì)新的垃圾規定?

鄰居:沒有。為什麼?我終於習慣把垃圾拿到樓下等垃圾車,而且,現在的規定讓臺北的環境非常乾淨。很多變更麻煩。很多變更麻煩。

我:你說得對,可是你不覺得倒垃圾應該要變比得較方便嗎? 政府的想法很酷。他們要想在方便的地點把垃圾機放在路上,而且你要把垃圾拿到垃圾機裡面,只需要用悠遊卡。

鄰居:我已經把垃圾拿到樓下,為什麼我還想送垃圾到更遠的地方?

我:你想一想,這樣,整天都可以丟垃圾,不用在一定的時間回家了。

鄰居:我不喜歡啊,現在的規定很好。我們可以一邊等一邊聊天,認識鄰居,新的想法不好。


台灣人常常得在外面等垃圾車來。對這個情形,我下面寫了小小的對話。

我:你好!最近怎麼樣?

鄰居(Línjū):晚安(question: is this more appropriately used to say goodbye?)! 最近真忙,除了剛開始新工作,我下個週末打算去日本看到家人。

我:聽起來好玩!我還沒去過日本。嘿,你是不是聽說台灣在考新的垃圾規定?

鄰居:不是。為了什麼?我終於覺得舒服把垃圾拿在樓下等垃圾車,而且現在的規定對臺北的環境非常乾淨。很多變更麻煩。

我:你說的對,可是你不覺得倒垃圾應該變比較方便嗎? 政府的觀念(guānniàn)是好酷的。他們要在方便的地點把垃圾機放在路上,而且你要把垃圾拿在機裡面,只需要悠遊卡。

鄰居:我已經把垃圾拿在樓下,為什麼我想送垃圾到更遠?

我:想一想,整天可以丟垃圾,不需要對的時間回家了。

鄰居:我不喜歡啊,現在的情形是好的。我們可以一邊等一邊聊天。為了認識鄰居,新的觀念(guānniàn)不好。

Moving From New York to Taipei (從紐約搬到臺北)

去年八月我從紐約搬家到臺北。我那個時候又興奮(xīngfèn)又緊張。Eling留在紐約,所以我自己搬家。除了搬家很遠的地點,還只會說中文一點點。兩個月後來Eling打算在臺北連(lián)我。

我們的大部分家具留在紐約的房子裡。Eling認識了兩個人可以搬到我們的房子住。我把有的家具放在儲存(chǔcún)。紐約房子的合約還沒到期。其實合約要快到期。我得回去把很多東西賣給人。真麻煩!當然我們跟朋友要花時間而且吃美國餐。


我跟我的中文老師說,她幫我進步了。

去年八月我從紐約搬家到臺北。我那個時候又興奮(xīngfèn)又緊張。Eling留在紐約,所以我自己搬家。我有點緊張,因為除了要搬到很遠的地方,我還只會說一點點中文。兩個月以後Eling打算搬到臺北。

我們大部分的家具都留在紐約的房子裡。Eling認識兩個人可以搬到我們的房子住。我把有的家具放在倉庫。紐約房子的合約還沒到期。其實,合約快要到期了。我得回去把很多東西賣給別人。真麻煩!當然我們要花時間跟朋友出去,吃美國餐。

A Dialogue Among Friends a Taxi Driver (Eling) and Me

Eling (taxi driver): 你好! 你要去那裡? Nǐ hǎo! Nǐ yào qù nǎli?

Dan : 你好! 我要去我家。 在忠孝敦化站的附近。 從這裡到哪裡大概機分鍾?

Eling: 我覺得四十分鍾。 你從那裡來?wǒ jué de sì shí fēn zhōng. nǐ cóng nǎli lái? 

Dan: 最近從美國來。

Eling: 你最近到了? 怎麼你有家?nǐ gāng dào le? nǐ zhenme yǒu jiā? 

Dan: 我只去了美國看我家人。 我住在這裡。 

Eling: 真的嗎? 好啊! 你為什麼住在台北? 你是英文老師嗎?zhen de ma? hǎo ah. nǐ wèishenme zhù zài taipei? nǐ shì yīngwěn lǎoshi ma? 

Dan: 不是。 我是學生在政大。 四月過我搬家。 

Eling: 你喜歡台北嗎? nǐ xihuan taipei ma? 

Dan: 我很喜歡。 好人, 好吃, 好天氣, 好多事! 

Eling: 我喜歡聽你說。 我從台北的人, 所以我要別人喜歡我家地方。 wǒ xihuan tīng ni shuo. wo shì cóng taipei, suoyi wo yào bie ren xihuan wǒ jiā de dìfāng. 


Qin: The University I attended

我念過在大學叫University of Florida. 我念過工程。 那家大學很大。 我覺得有五千學生。尽管我的大學在Florida, 位置不遠海。 還我爸媽住在不遠, 大概開車四十五分。 

Update! After a session with Qin and talking through sentence structures, etc I was able to speak better about U.F.




Qin: Typical Week in Taiwan

Below is a description of my typical week in Taiwan


每天我先醒來,然後打電話給我的未婚妻。 然後我吃飯和在家裡放鬆。 每個星期一,星期三,和星期四我有上課。 我常到學校四點。 因為我到在四點, 所以我能夠遊。 天我不上課, 我探索台北。 有的時候我去沙灘。